创业型大学兴起的背景研究

【 来源:现代教育科学 时间:2011-03-18 浏览:1823 地址:/articles/34/66/ 】

 创业型大学兴起的背景研究
 高 明
[摘 要]随着知识经济的不断发展,创业型大学作为一种全新的知识密集型组织和实践模式,正在由社会的边缘机构转变为社会发展的核心。西方创业型大学的出现,为大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通过对创业型大学兴起背景的分析,得出创业型大学是在知识经济、国家政策、区域经济发展、高等教育大众化和多样化、国家相关法律等因素相互作用下应运而生的,它是时代发展的产物。
[关键词]创业型大学 兴起 背景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人力资本理论”的兴起、知识经济的浮现、经济全球化以及信息技术的发展,都对高等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大学逐渐成为促进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核心动力,知识资本化与大学研究成果产业化逐步成为大学的主要职能,大学正发生着从象牙塔向创业范式的演变。通过对创业型大学兴起背景的研究,了解国外创业型大学发展的来龙去脉,有利于指导我国创业型大学的建设和发展。
 一、知识经济的召唤
  知识经济是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是建立在对知识和信息的生产、分配和使用之上的一种新的经济形态。知识经济主要依靠智力资源,知识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新技术成为知识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创新是知识经济发展的源泉,教育、文化和研究开发是知识经济的先导产业,大学、科研机构、研究中心是知识经济时代最主要的部门,知识、技术和高素质的人力资源是最为重要的资源。
  大学作为保存、提炼、传播、发现和应用知识和培养人才的机构,是从事科学研究、技术转化和实施创新创业活动的基地,在知识经济运行过程中大学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甚至成为社会发展的引擎。因此,大学必须顺应知识经济的要求,对自身进行变革以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知识经济的兴起,要求大学必须将创新作为新的理念和新的驱动力,重新确定自己的功能和定位,于是创业型大学应运而生。”创业型大学不仅注重科学研究,更注重研究成果的转化和应用,直接参与公司的组建和产品的开发销售,能够直接促进未来社会经济的发展。创业型大学通过建立各种灵活的研究中心,特别是建立一些跨学科、跨学院和系的研究中心,吸引顶尖的研究人才,发挥大学的科学研究职能。大学所从事的研究不再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基础研究,而是面向国家、社会和企业的需求所进行的应用研究。同时,创业型大学致力于技术转移,成为知识转化为产品的直接推动力量。创业型大学通过大学技术转移办公室,或者与企业合作,将大学的研究成果转移到产业领域,把理论知识具体化为应用技术,并最终生产出物质产品。此外,创业型大学还通过创建科技园参与高科技公司的孵化。创业型大学的教师利用其高新技术和专利的销售所得增加自身收入、招收研究生、改善研究条件、提升自身在学校的地位。
 二、国家政策的引导
 首先,国家财政政策的影响。从上世纪70年代末,为了应对全球化发展所带来的变化,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将公共资源从社会福利项目转向经济发展,减少对企业部门的征税,并进行有利于刺激经济增长的军用或民用开发项目。同时,各国政府减少政府支出,把支出转变为国债,并增加了社会保障、医疗卫生、初等和中等教育的支出。但高等教育被排除在外,各国政府和企业都把高等教育当作知识产权发现的源泉,因此都减少了对高等教育的投资。即使保留下来的投资也都指向了技术科学和与市场相关的领域。
   英国从1979年撒切尔夫人领导的保守党开始大幅削减高等教育经费。1981~1984年实行了第一轮大量削减预算,在大学系统,三年内大约削减17%。并且允许大学拨款委员会在分配经费时有区别的削减,削减程度从20%~30%不等。在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高等教育的投资都呈下降趋势。从1980年里根政府开始,美国联邦政府对大学科研活动的资助开始第一次下降。20世纪80年代早期联邦资助的比例开始下降到占大学研发资金的大约2/3。在澳大利亚,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公立大学得到的公共投资一直处于下降趋势。1989年政府改变了政策以使一定比例的高等教育经费负担转嫁给学生。从1995年到2001年,澳大利亚的公共投资大幅度下降。由于政府赞助的日趋不稳定,大学财政的日益紧张,迫使大学主动采取行动,寻求多元化的资助渠道,向创业型大学转变。
  其次,国家科研政策的转变。主要发达国家的科研政策从推动大学的基础研究转变为支持有利于创造财富的科学技术研究。对于基础研究的资助排在前竞争性研究、策略性研究、有目标的研究之后。前竞争性研究通常指在个别公司努力赢得转移知识利益之前,在企业这一层面上给公司带来利益的研究;策略性研究指一般的有目的的研究;有目标的研究指较小范围的商业项目。如美国1983~1993年期间,在科学和工程领域的研发主要集中在应用方面。大学基础研究的份额基本保持不变,但应用研究增长了6%,新技术开发增长了4%
  国家科研政策转变,推动了从大学到产业的知识流动和技术转移过程的转变,并不是简单的技术转让或新公司的衍生和孵化,而是变得更为复杂。同时,注重技术的研发,带来了技术科技园区的发展。这些园区坐落在大学的周围,促使大学在与产业联合开发新技术并取得专利许可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技术园区通过合资经营、土地租赁等形式,直接给大学带来收入,并允许大学教师在园区内衍生出的公司里任职。而卓越研究中心、产业集团以及大学与产业的各种合作关系为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有时政府也参与其中。大学通过专利使用费或许可收入、合资经营、自创公司、股本持有等方式,逐步走向自主创业之路。
  再次,课程和入学政策的改变。在课程方面,由于在学生学额的分配上,科学技术领域得到了更多的资助,导致了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缩减。如在英国,分配给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学生的学费削减30%,为1300英镑,而科学和工程实验室课程所获得的费用增长到2772英镑/每人而在美国,研究生学额的减少,主要是由削减了非科学技术领域的研究资助间接引起的。因此,对于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教职人员来说,有更大的动力通过自主创业,例如开设个人、家庭和公司都愿意付费的课程,提供时间灵活的“工商管理、法学、文学、音乐、喜剧以及舞蹈”等课程,以维持并推动本学科的发展和在大学里的地位。
  此外,在入学方面,由于学生入学人数逐年增加,政府承担的费用不断下降,对学生的资助由原来的提供助学金转变为提供贷款。大学主要通过提高学费来弥补政府资助的下降。大学像企业一样,根据自身在整个大学系统的地位,依据不同的学科和专业,开设不同的课程。一方面,通过与同类院校竞争学额,与政府签约以取得固定的经费,并根据政府的要求来培养学生;另一方面,大学把学生看作一个巨大的消费者市场,通过市场调研对消费者和竞争者的分析,为不同的学生提供不同的课程产品,制定不同的收费标准并突出本学校的特色以吸引更多的学生。
 三、区域经济发展的需要
  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强有力地推动区域经济的发展。区域经济的发展对大学产生深刻的影响,反过来大学又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Henry Etzkowitz认为: “创业型大学的出现是大学对知识在国家和地区创新体系中的重要性不断增加而作出反应的结果,是不断深入地认识到大学是成本核算的和具有创造性的知识和技术的发明者和转化代理商的结果。”       
  首先,大学在区域经济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发生了变化。大学除了承担教学、科研、服务社会的职能外,大学还扮演了更为广泛的“地区创新组织者”的角色,从而扩展了原来的个别的、零星的专利和技术转让的功能 。例如,波士顿地区经济的复苏,向麻省理工学院提出了新的要求,麻省理工学院积极应对挑战,主动走出象牙塔参与区域经济的振兴。自1990年以来,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生和教师平均每年创建150个新公司,仅1994年这些公司就雇用110万人,创造2320亿美元的销售额,为波士顿地区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而美国斯坦福大学及其在校园内创办斯坦福研究园的建立,改变了硅谷原以农业为主的面貌,成为了享誉全球的“高科技中心”。自1951年以来,硅谷内有高科技公司4000多家,高科技人员30多万,20世纪90年代为区域内创造了7 000多万个高附加值的就业岗位。
   其次,20世纪80年代以前,产业对大学的资助一般以捐款、赠书等方式进行。随着经济的萎缩,产业界关闭企业自己的研究实验室,同时认识到科研对于企业的重要性。因此,产业界对大学进行商业投资,不仅为大学提供充足的资金以满足大学的需要,而且提出自己的要求。通过与产业的合作,不仅促进了大学研究的商业化,大学的创业活动也显著增加。例如在美国,非政府投资占科研总投资的比例从1969~1970年度的29.9%增加到1984~1985年度的32%,工业投入科学研究的资金占总资金的比例从1979~1980年度的3.8%增加到1989~1990年度的6.7%,而同一时期联邦政府的投资却从67.3%降到了58.8%
 四、高等教育发展的要求
 1950~1970年期间,西方发达国家的高等教育都经历了由精英教育向大众化教育的转变。以美国为例,1950年,在校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分别为242.18万人和23.72万人;1960年在校本科生和研究生数分别达到322.7万人和35.60万人;而到了1970年,在校本科生和研究生数猛增到617.23万人和90.28万人。在此期间,欧洲也发生了类似的变化,英国、荷兰、瑞典等国的高等教育适龄青年毛入学率分别从5.2%、4.4%、4.8%发展到13.5%、9%、16.9%。
  同时,经济结构从商品生产经济转向服务型经济,对服务业的需求越来越大;相应地,劳动力向服务业方面转移,从事服务业,如商业、财经、交通、卫生、娱乐、科研、教育等等。经济结构的转型带来了职业分布的变化,尤其是技术阶层异军突起。随着服务型经济的发展,工作重心转向办公室、教育机构和政府部门,自然引起职业向“白领”方向的转移。以美国为例,1956年,白领职员第一次超过蓝领工人总数。此后两者的比例迅速扩大,到1970年白领职员人数和蓝领工人人数的比例首次超过5:4。而专业和技术职员的增长率是从业人员总数增长率的2倍。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人数增长率则是劳动力总数增长率的3倍。
  此外,学生人数的增长促进了大学的发展。19601970年间,总计有521所院校落成。到70年代中期,院校数增加了50%。公立院校、社区学院增长最快,1960~1975年间,两年制院校数翻了一番。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过程中,这些院校又进一步分化,而且同质性大大降低。美国的高等教育系统包括:常青藤大学联盟、多校区的州立大学、文科学院和技术学院、两年制的社区学院和形式多样的企业大学。
  学生入学人数的快速增长、职业结构的迅速变化、劳动力培训要求的多样性、产业界对毕业生的要求更为专业、大学间竞争的加剧、政府和工业等赞助者对大学的期望直接影响大学的行为方式,而知识的增长远远超过了大学的供给能力,这些剧烈变化要求大学内部的运作机制进行调整以适应高等教育的发展。此外,面对外界超负荷的需求和多种多样的期待,大学日益暴露出因资金来源不足和内部运作机制僵化而导致的反应能力迟缓等弱点,因此建立创业型大学势在必行。
 五、相关法律法规的保障
 为使大学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发达国家相继出台了有利于大学开发和保有专利的法律法规,并加速了各个国家大学向创业型大学的转变。美国自1980年,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来促进大学开展科学研究,如《贝尔法案(1980)、《史蒂文森-维德勒技术革新法案》(1980)、《全国合作研究法案》(1984)等等。美国的《贝尔法案》,又称《大学、小企业专利程序法案》,该法案于1980年颁布。法案主要由两部分构成。第一部分专门对政府资助的科研项目的专利权问题进行了规定。政府通过与被资助者签订资助合同,使被资助者享有了众多专利权利,从而提高了大学获得专利权、实施专利权的积极性。第二部分主要对专利的申请和授权以及年费加以规定。
  法案规定,政府在小型企业、大学和其他非营利实体中资助的研究成果和发明,专利权归这些实体所有,而不归政府所有。为了公平地分配收入,大学研究所得收入的分配规则也被制定出来:通常是给发明人1/3,给部门或研究单位1/3,给大学1/3。大学作为知识产权拥有者,在与公司的平等交换中,大学知识产权被转交给公司,不需要交纳许可费。这样该法案为大学知识产权的出售和转让提供了保障,并从根本上改变了由政府资助的研究成果的归属权问题。
 而《全国合作研究法案》是实现产学合作的关键。在该法案出台以前,企业间的合作是违法的,同行业的公司不允许进行合作科研。该法案出台后,对科学研究开发破例,允许政府、产业对大学研究进行资助,进而使官----产----学的结合成为可能。
  这些法律法规的出台使美国大学申请专利和许可证的数量显著上升。从1979年到1997年,美国大学申请专利的数量增长了10倍;每年的专利收入从1991年的1.6亿美元增加到了2001年的12亿美元;组建自己的技术转让办公室的大学由1980年的25所增加到了1990年的200 。大学将专利和许可证转让给私人企业,又促使了以私人企业为代表的社会资金大量投入大学实验室,反过来促进了大学研究能力的增强和研究水平的提高。
      [作者简介]高明,东北大学文法学院(辽宁沈阳110004

     注释:
       ①李健.用科学发展观统领创新型大学建设[J].现代大学教育,2005,(4):1-3.
   ②伯顿·克拉克.建立创业型大学:组织上转型的途径[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15.
   ③希拉·斯劳特,拉里·莱斯利.学术资本主义[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50.
   ④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1983.Science and Engineering Indicators,1993, Appendix  table 4.12.Washington ,D.C.US.Government Pinting Office.
   ⑤Holliday,Jo.Maoist Britain? The ideological function of vocational zing the higher education curriculum[J]. Curriculum Studies,1993,(1):365-381
   ⑥Henry  Etzkowitz,Andrew Webster,Christiane Gephardt, Branca Regina Cantisano Terra(2000),"The future of unicersity and the university of the future:evolution of  ivory tewer to entreprreneurial paradigm",Research Policy 29(2000),313-330.
     ⑦Etzkowitz,H(2003),"Research Group as'Quasi-firms':The Invention of the Entrepreneurial University",Research Policy 32,(1):109-121.
     ⑧Jenny J.Lee and Robert A.Rhoads(2004),"Faculty Entrepreneurialism and the Challenge to Undergraduate  Education at Research Universities",Research in Higher Education,Vol.45.NO.7.November 2004,739-775.
     ⑨David C.Mowery,Bhaven N.Sampat(2005),"The Bayh-Dole Act of 1980 and University--Industry Technology Transfer:A  Model for Other  O E C D Governments?"Journal of Technology Transfer,301/2,115-127,2005.


 

上一篇(新):   创业教育:第三本教育护照 [2011-03-18]

下一篇(旧):   马云解读创业 [2011-03-17]